2020-06-16 商务平板
人口愈来愈少 贫户愈来愈多 花莲县全国第4穷

图:花莲县穷人愈来愈多,人口愈来愈少。(

低收3887户、中低收1718户 20年来增加1693低收户 人口减少2万7896人
 
  卫福部公布最新贫穷线,台东县、屏东县及彰化县,贫户占比位列全台前三名,花莲县排名第四,南投第五,成了台湾穷人最多的五个县。
  花莲县政府最新统计,花莲县目前低收入户有三千八百八十七户,中低收入户一千七百十八户,合计五千六百○五户。
  每年低收户增加近90户
  花莲县低收入户八十八年二千一百九十四户,九十八年三千二百一十户,一○五年三千三百八十九户,等于说,廿年来增加一千六百九十三户,每年以近九十户的增加数成长,就是穷人愈来愈多的现象。  花莲县人口八十八年是卅五万五千六百八十四人,九十八年为卅四万○九百六十四人,目前是卅二万七千七百八十八人,等于廿年来减少二万七千八百九十六人,平均每年减少一千三百九十四人;这就是人口愈来少的数据。
  低收户每年最高补助13万
  花莲县政府补助方式,低收入补助部分:儿童生活补助十五岁以下每月二千六百九十五元、就学生活补助高中职以上学生每月六千一百一十五 元、老人生活津贴六十五岁以上每月七千四百六十三元、身障者生活补助轻度每月四千八百七十二元、中度以上每人每月八千四百九十九元、健保费全额补助、医疗补助、住院看护费每日补助一千五百元,每年最高补助十三万元。
 中低收入户
 最高补助6万
  中低收入户补助部分:健保费补助二分之一,但十岁以下全额补助、 医疗补助(最近三个月累计达五万元以上)、住院看护费每日补助七百五十元,每年最高补助六万元。
  县府一年花二亿多元补助
  花莲县政府每月发出二千多万元补助,一年二亿多元,经费来源七到八成是中央统筹分配款,其他是县预算编列。
  卫福部统计,去年低收及中低收入户占比最高为台东县,贫户占比最高,去年每一百人就有七点八五个中低收、低收入户,其次为屏东县七点六三,再者分别为彰化县有六点一三、花莲县四点六六及南投四点一六,均比台北市多一点六倍以上。
  卫福部日前调高六县市最低生活费,但在贫穷线年年调高同时,国内贫富差距却持续恶化。根据主计总处二○一八年家庭收支调查,去年最高所得组比最低所得组高出了六点○九倍,是近六年最高,若观察「吉尼係数」,去年为○点三三八,为七年的相对高点,显示贫富差距持续拉大。
  主计总处表示,台湾最低所得家庭组出现年长化、人口数少的现象,去年有百分之五十六的低所得户长年纪超过六十五岁,可支配所得受限,加上户内人口数较少,也拉低工作所得总和。
  然而在现行社会救助制度下,有民众虽贫困,却无法取得福利身分,有摆摊赚大钱的富人,开着豪车的同时,也领着低收入户补助。
  现行中低收、低收的评估有三面向,包括动产不动产的金额、存款余额、以户为单位计算的平均所得。基于现行低收、中低收的申请以文书资料为基础,欠缺第三方的评估,导致出现富人领补助、穷人被排除在外的窘境。
  立法院二○一○年曾针对《社会救助法》是否需修法调整所得计算方式进行讨论,却未成功入法。现行状况常见民众未满六十四岁却突然失业,却被政府以最低薪资计入所得,无法成功申请中低收与低收。
  在财力较为吃紧的县市,政府可能基于资源有限,将申请条件的门槛提高。这样的设计逻辑在于政府站在防弊的角度思考,认为他们好手好脚却不想工作,却令某些被炒鱿鱼、中高龄失业却难找工作者背负汙名。另外一方面,许多地区仍不乏因为共同持分的祖产、卖不出去的房地产,无法取得中低收、低收的穷人。
  学者呼吁改善资格评估,资产的调查不应只透过文件资料决定,呼吁政府授权社福团体、邻里干事等第三人,共同评估福利身分的资格,并透过修正《社会救助法》,才能避免有需求的人却得不到帮助的憾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