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6 生科要性
人口外迁失灵魂世遗区首要留居民人口外迁失灵魂世遗区首要留居民人口外迁失灵魂世遗区首要留居民

槟城乔治市自2008年成功申遗后,近年不时传出世遗区居民向外搬迁的消息,不少老行业也因为业主涨租而结束营业或易地搬迁。

许多长期关注乔治市世遗课题的公民组织,无不担忧这座老城会因此失去灵魂,从而影响乔治市难能可贵的世遗地位。

乔治市世遗机构总经理洪敏芝说,世遗区是个不断成长改变的社区,虽然确实有许多住户外迁,但也有新店铺开张。那些没住在世遗区,但在此处上班的人,也能为世遗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贡献。

不过她强调,世遗区居民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最主要的贡献者,如何留住世遗区居民,成为该机构的其中一项任务。

4年共591户迁出

根据国库控股研究所(KRI)今年10月出版的《建构社会资本:以乔治市作为实验》(Building Social Capital: The Georgetown Experiment)报告,2009年至2013年估计有591户人家迁出乔治市世遗区。

乔治市世遗机构总经理洪敏芝受访时说,世遗区人口减少,主要是受到乔治市人口结构改变影响,同时也是都市化所带来的改变,除了乔治市,国外许多世遗区如菲律宾维甘古镇也面临这种问题。

她说,以前古蹟区一间老屋可住好几户人家,人数可达50人,大家生活在同一空间里,共用厕所、厨房;如今,每间老屋的居民人数只剩下不到10人。

“随着人们的经济能力提升,对私隐意识也提高,如今多数人都有能力购买房子,不再愿意一家人挤在小房间里生活,并与陌生人共有厕所。”

洪敏芝补充,一些人也为通勤便利及对生活品质的需求有所提高,而搬迁到现代化房子居住。这类房子比长期面对鼠患蟑螂的世遗区老屋,来得更清洁,同时也更方便老人居住。

“我们社会的生育率也比从前低,这种种因素导致世遗区人口减少,从原本1万多名居民,减至今日的9000多人。”

洪敏芝指出,世遗区人口减少的另一项的原因则是屋租上涨。

《建构社会资本:以乔治市作为实验》报告指出,屋租统制法令废除后,槟城约有1万2577间战前屋受影响,其中超过60%位于市中心,约1万6116户家庭。

屋租涨生育率降

居住在受到屋租统制法令保障的租户,享有比市价低约10至20%的租金。法令废除后,屋租一夜飙升,涨幅介于50至300%,这也是由于屋主在承受30年租金管制后所造成的情况。

洪敏芝指出,相比屋租统制法令时期,世遗区老屋租金确实提高不少。她说,平均1500至3000方尺的老屋,如今的租金约2000至3000令吉。

“槟岛其他地区约800方尺的房子,租金也介于1000至1500令吉,相比之下,位于市中心的老屋租金并没有超出不合理範围。”

她说,虽然很多外界人士认为,租金上涨是因为外国财团争相购买,但根据她的记录,被外国财团收购的老屋单位并不多,屋租上涨的根本问题是本地人心态。

“在屋租统制法令废除后,许多老屋屋主为了在短时间赚大钱,将房产变卖,进而炒高房价;就算是出租也以‘价高者得’的标準来挑选租户,无形中令租金上扬。”

乔治市世遗机构永续发展专员李嘉雯说,凡是都有两面,随着古蹟区获得世遗光环,许多屋主看到投资价值,更愿意为老屋装修,使世遗区的空置老屋,从原本入遗前的500多间,改善至今日的75间。

“世遗区老屋共5386间,其中只有75间属于被空置的危楼。”

她指出,在屋租统制法令时期,许多老屋屋主因为租金过低,不愿意做装修。

世遗区不易除名

洪敏芝指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不会轻易地将世遗区除名,截至今日并无任何世遗区被除名,仅有两个国家,即阿拉伯半岛阿曼的阿拉伯大角羚羊保护区及德国的德勒斯登易北河谷,自愿从有关名单中除名。

她说,乔治市世遗区的3项杰出普世价值中提及,乔治市是华、巫、印和欧洲人聚集并从事贸易与文明交流形成的多元文化贸易城市。

“因此,只要这座城市内的经贸活动及非物质文化活动持续进行,那幺并不存在被除名危机。”

针对乔治市世遗区居民外迁课题,洪敏芝认为,并非只有在世遗区居住及工作的居民,才能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贡献。

须持续经贸文化活动

她说,能贡献世遗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包括没住在此处,但在此处工作的人;住在此处,但没在此处工作的人;及没住在此处,也没在此处工作,但造访此处的人。

“好比我本身,并没住在世遗区,但每天到沓田仔街上班,空闲时间也会到附近的香港巷斗母宫拜拜,也会在新街头万山买菜。如我这类的群众,也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贡献。”

洪敏芝说,此外,也有许多不是住在世遗区,同时也没在此处上班的人,却因为是世遗区某个神庙的信徒,或为某种美食慕名而来,他们同样有所贡献。

她说,世遗区是个不断成长改变的社区,虽然确实有许多住户外迁,但也有新店铺开张。诸如精品咖啡店、餐厅在此处相续营业,店家在世遗区内自行组成经销网络,让此处的经贸活动得以延续。

“也许这些精品咖啡店的业主或店员没住在世遗区,但他们每天在此处上班,在这一带购买食材,再将食物卖给在世遗区生活或工作的人,同时也会与顾客交流,无形中为世遗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做出贡献。”

不过洪敏芝强调,世遗区居民仍是此处非物质文化遗产最主要的贡献者,并在个人或家庭性质的传统文化活动,如年初九拜天公,佔据不可取代的地位。

“因此,如何留住世遗区居民,成为了乔治市世遗机构的其中一项任务。”

设基金助修老屋

洪敏芝指出,经过一波人口外迁后,如今乔治市世遗区剩下的9000多名住户,相信已达到饱和点。而乔治市世遗机构会尽可能设法留住这些居民,包括推出“来自福德正神的倡议——乔治市世界遗产区城市更新试点项目”。

“这项实验是由乔治市世遗机构、国库控股子公司与亚洲住房权力联盟(ACHR)共同推动,设立社区发展基金,而本头公巷福德正神属下产业为该基金的先驱计划。”

她说,当局通过这项机制设立的基金,帮助涉及地区的屋主维修产业,但屋主必须以10年不涨租金作为代价。修复老屋后,受惠的租户也必须以分期付款偿还基金,以供未来下一批社区受惠。

洪敏芝称,若这项计划成熟,相信能帮助更多古蹟区老屋居民,解决租金问题。

“同时,我们也长期举办各种课程,教导民众维护老屋及古蹟的专业知识,并让这项技能普及化。”

她说,世遗光环令各种相关的行业收费也跟着提高,当中,古蹟建筑师收费尤为高昂,导致许多老屋屋主无力承担,因此不愿意维修,也有的屋主将这笔费用算进成本中,从而导致租金上涨。

洪敏芝指出,当局通过举办不同的古蹟维修课程,将这项专业技能普及化,也告诉民众购买平价老屋材料的途径,藉此将古蹟建筑收费压低。

不可过度商业化

非政府组织乔治市古蹟行动小组发起人马克雷认为,州政府、槟岛市政厅及乔治市世遗机构,应更关注乔治市世遗区的发展,避免过度商业化,而忽略照顾当地居民的福祉。

“威尼斯因为过度商业化及侧重旅游业,导致该地的杰出普世价值严重被威胁,按理说应该被除名,但至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没有将它列为濒危名单。”

忽略照顾居民福祉

他说,《建构社会资本:以乔治市作为实验》中已阐明,2009年至2013年之间,酒店/旅游住宿增加了36间,而餐厅/酒吧增加了46间;同时民宅则减少231间,商店也减少了102间。这正是乔治市世遗区侧重旅游业的最佳证明,也是一记不得不正视的警钟。

“显然的,槟州政府意识到乔治市世遗区不会轻易被除名,因此在执法及遵守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上并不积极。”他认为,实际上州政府、槟岛市政厅及乔治市世遗机构可以为乔治市世遗区做更多事,包括成立巡逻队、监督及揭发世遗区内的非法建筑工程。

马克雷也建议有关当局,限制新式精品咖啡馆、酒吧、旅游纪念品店及酒店,并圈定部分地区为“只限当地居民”的区域,并拨款维持传统行业及津贴当地租户。